偶有佳句,但算不得佳篇

 定制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6-09 10:47

该片的叙事逻辑很像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。除了女主角的名字中都带有一个“莲”字、都牵涉传统的守贞议题外,两部片子主题的头颅高昂和故事的沉重肉身简直如出一辙,都在现实与魔幻中摇摆不定,用一个荒唐的起点接引出貌似合乎逻辑的整个故事。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起点,是所有人都是法盲。而《荒城纪》的起点,是所有人都是文盲。

  为了获得救济粮,就要顺应新生活运动建立“礼义廉耻堂”,被传话的保长听成了“李忆莲祠堂”,于是全村的“利益链”合力,把外来的寡妇李忆莲一步步逼上了献祭的火堆。“礼义廉耻”是1934年兴起的“新生活运动”的中心思想,其核心追求是生活艺术化、生产化、军事化,是全民抗战迫在眉睫时的民族精神重塑,上行下效的过程中走样有之,拉大旗作虎皮有之,某种程度上就是个大笑话。但作为村庄话事人的保长、族长,乃至执行过程中重度参与、能在祭祖时背一整套贯口的李铁嘴,大多时候都对这个“误译”无动于衷,最开始的质疑也只是针对李忆莲本身是否配修一座祠堂,简直匪夷所思。“礼义廉耻”是新生活运动的口号,更是传诵千年、遵循千年的儒家道德,即使不识字,旧社会的压迫者、被压迫者也不会没有这根弦儿。话事人既然能从“蒋中正”想到“讲忠贞”,就不会不知道“礼义廉耻”,二者是全有全无的关系。

  如果不仅是叙事逻辑像,角色塑造、演员表演也像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话,倒也颇为可取,后者俨然现代版的《官场现形记》,人物形象极其鲜明。《荒城纪》中的李忆莲,就像《白鹿原》里的田小娥,《驴得水》里的张一曼,是个地母式的角色,深受夫权、父权、族权乃至政权的压迫,她并不鲜见,甚至可以说是新时代历史反思的母题之一,也是给演员预留极大创作空间的形象。她的情人林硭同理。很可惜《荒城纪》编导的主体性过强,配乐和运镜颇为夸张,动辄大仰拍大俯拍,一到关键时刻就慢镜头还看不清脸。配乐繁复如汉斯·季默,而且国乐西洋音乐一锅烩,留给演员的高光时刻反而有限,本片的多数演员也没能抓住,表演流于机械。说不好演员的演技平庸和编导表达的不克制,到底谁因谁果。真钱骰宝娱乐

  故事荒诞魔幻,编导主体性过强,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姜文的电影,尤其他以民国为背景的几部片子。很可惜,比之《让子弹飞》《一步之遥》的狂飙浪漫,《荒城纪》的故事基底过于凿实,批判过于直给,没有姜文半架空的隐喻炫技与超载的信息量,观众丧失了解码的乐趣,也自然就没能有姜文式的目眩神迷。

  影片的英文译名是“The Lost Land”,迷失之地,非常乌托邦化。仔细看来,它其实和《让子弹飞》,以及这两年的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《村戏》一样,都是反乌托邦电影。这几部电影展开叙事的空间都比较封闭,《让子弹飞》的鹅城,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里的农场,就是《村戏》和《荒城纪》里的村庄。和《荒城纪》不同的是,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《村戏》绝大部分都是黑白影像,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采用的还是老镜头,自带时代的柔光。除了历史厚重感之外,黑白影像还附赠极强的遮丑功能,美术道具仓促之间不能完成的问题,它能一床锦被遮盖了。《荒城纪》是彩色片,有极少部分抒情段落着意用的黑白。虽然选取的拍摄地是保留了不少明清建筑的山西,但影片前半部的高潮,宗祠一场戏,还是能看到和整体戏台的老旧不成匹配的、簇新的、不知道为了遮挡什么而悬挂的帷幕,高清镜头下,电脑印花质感明显。如果是为了营造戏剧的荒诞感,刻意为之未尝不可以接受。可是,荒诞和魔幻不是一切的遮羞布,对人性极度趋利,以及放任这种趋利性的制度的批判也不是。